一朵小花花

一个想写小黄文的杀手

带孩子之旭凤的影帝日常(旭凤x润玉)

天界

“容儿,容儿,你慢点跑。”邝露在一个小男孩的身后不停的喊道

这个小孩子边回头看邝露边跑,嘴里还念叨着。“邝露姐姐跑的好慢啊”

小孩子在往后看的时候,没注意到前面

嘭!

突然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,身子控制不住往后倒。

一道金光扶住了小孩,站好。

小孩抬头看,“父尊”。原来刚刚撞到的是旭凤

旭凤弯腰,一把搂起这个还没到自己一半身高的孩子。

“容儿,你这几天见过你父神吗?”旭凤看着容儿问道

容儿开心的点着头,说道,“见过,见过,父帝还陪容儿玩了好久。”

旭凤突然黑了脸,“是吗?你们玩的什么啊?”

一旁的邝露想去拦住容儿,让他别说话,可是这小孩丝毫没察觉到父尊的脸色变化,滔滔不绝的说道

“玩了好多好多,父神带容儿去看彩虹,看星星,父神好厉害的,会让星星动。父神还教容儿写字,父神的字真好看,父神说以后容儿长大了字也会变的很好看。还有,还有。”

“这么多有意思的,父神应该陪你玩了很多次吧。”旭凤现在的声音都低了一个度

“对啊,这几天,父神天天来陪我,容儿真的超级开心呢!”容儿边说还边指手划脚,开心的像一个小孩(本来就是小孩)

邝露看形势不妙,在容儿呱呱说不停的时候,赶紧去找润玉。

不一会,邝露刚从殿门出来,就看见一大一小只凤凰来了。旭凤把被容儿牵着的手松开,“去找邝露姐姐,父尊去和父神讨论一下明天带你去哪玩”

“好呀,好呀。”

“小殿下小神带走了”邝露微微弯了下腰,带着开心的活蹦乱跳的容儿走了,走的时候还不禁转了几次头,“看来,这次是真生气了”

旭凤推开门,润玉坐在垫子上,桌子上摆了两个茶杯。很显然在等旭凤,润玉知道旭凤生气。讨好的说道,“本座刚倒的茶,坐下,尝尝”

“不了,我就过来告诉天帝一件事,说完就回魔界”旭凤眼里一丝没有感情的看着润玉

这让润玉很不习惯,原来,因为旭凤太粘,一天到晚正事不干,也骗过他,说太忙,不见。被发现,也没什么事,服个软,也就过去了,可能这次是真的伤到旭凤了。

润玉赶紧站起来,两只手拉住旭凤的手。这是润玉无意间发现的,只要他每次这样做,旭凤总是会原谅他。

可是这次,旭凤甩开了他的手。

“我死过一次,闭上眼睛,再睁开。让我更加珍惜一切,我最爱的人,爱我的人。我发誓不会让他们受伤,所以”旭凤转过身,背对着润玉,接着说道

“我会离开你,好好呆在魔界。我仔细想过了,一直都是我一厢情愿,陛下从没对我表明自己的感情。原来以为是陛下害羞,所以,我就天天对着陛下说那些有的没的的话,希望有一天,陛下就不害羞了,直接表达对我的感觉。”

旭凤向门的方向走了一步,润玉赶紧去拉住旭凤的手。润玉的左手感受到了旭凤右手的冰凉,比他的手还凉,润玉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,旭凤是一只火凤凰,手却不他还凉。

润玉站在旭凤的右侧,看不见旭凤的表情。

“看来是我想太多了,以后容儿我会悄悄的来看他,本来答应明天要和陛下一起带他去玩,看来实现不了了。不过,没关系,你让邝露变成我的样子好了,反正小孩子看不出来,我,无所谓。”

旭凤转过头,伸出左手,手指轻轻滑过润玉的脸。

“兄长,再见”说完,微笑的看着润玉。

旭凤身体化为凤凰,冲出殿外。

“不,不是的旭凤”润玉化为一条龙追了出去。

论修为,润玉还是不敌旭凤。

润玉在后面追,旭凤像不知道一样,一直加速。

魔界

旭凤到了魔界入口,在那里等了几秒,然后看见润玉要来了,立马一只脚跨进魔界。

润玉在旭凤进入的一瞬间,拉住了他。双手从背后搂住旭凤的腰,把下巴放在旭凤的肩膀上。

“本座心悦你,以后我每天都会对你说一遍,而且以后再也不会骗你,你以后可以直接在天界选一个宫殿住下,也可以和本座住在一起。”

旭凤一只手拍了拍润玉让在自己腰上的手,“兄长,不必担心,也请兄长不要再说这种话,爱就是爱,不爱就是不爱,不要勉强自己”

旭凤说完把放在自己要见的手掰开,正面对着润玉,“回吧,兄长,天界应该还有很多事要忙”

突然润玉踮起脚,对着旭凤的嘴吻去..............

魔界入口是有守卫的........

第二天

“容儿,告诉你,你的父尊搬来天界了”邝露对着正在练字的容儿说道

“容儿,早就知道了”

“是仙侍告诉的吧”

“不是,是昨天父尊亲口告诉容儿的,那时候邝露姐姐不在,嗯...就是去找父神的路上”

邝露一下子眼睛睁大了,“父尊是怎么跟你说的?”

“容儿原话记不得了,好像是,父尊说,他只要装可怜一下,父神就会让他搬过来。还能和容儿玩,叫容儿千万不要跟父神说,所以,容儿绝对没有和父神说,就和邝露姐姐说”

邝露苦笑的摸了摸容儿的头,“真是一个聪明的孩子,一个聪明的爹啊!”


下次更新,带孩子日常四



带孩子的日常(起名字)旭凤x润玉

润玉生子后一月

润玉生子后身体受损,旭凤日日在旁照看。这一个月连邝露都没见几次,跟别提让润玉受苦的罪魁祸首(孩子),谁让旭凤眼里只有孩子他妈。微笑

眼见润玉的身体差不多复原,邝露就抱着孩子颠颠的过来。润玉看见孩子很开心的伸出双手,邝露小心翼翼的把孩子放到润玉的怀里。

“陛下,小殿下还没有名字呢”

听邝露说完,润玉疑惑的看着旭凤,“本座还以为你已经起好了,才没有过问。”

旭凤伸手抚平润玉皱起的眉头,“我无心管他,那就现在起,一样的。玉儿起,我都没意见。”

润玉不理会旭凤,一根手指轻轻滑过宝宝的脸。“叫白颜”

“不好”旭凤闷声说道

“云实”

“不好”

“叶容”

“不好”

润玉终于受不了,把目光从宝宝的脸上移到旭凤。“你不是没意见吗!”

“玉儿起我没意见,可是真的觉得不好,不想隐瞒,所以就说出来了。那就叫叶容吧,玉儿说的算”旭凤说道

“那本座听听魔尊有什么好名字”润玉看着旭凤

“我倒还真有一个”

“说来听听”

旭凤深吸了一口气,看看邝露,又看看宝宝,最后目光落到润玉的眼睛上

“爱玉”这两个字从旭凤的嘴里蹦出来,说完,一阵沉默

邝露轻笑了一声,润玉低着头,微红了脸。

旭凤还恬不知耻的继续说道,“我是真的觉得很好听”

下一章,带孩子的日常2


生子(百粉点梗系列)果然孩子是意外,我要的是你妈妈(润玉)

“啊,啊.....”润玉嘴里忍不住发出声音。手抓着床单,生孩子真的太痛了。

旭凤在门外走来走去,焦急的不得了。

“旭凤”润玉突然叫了一声

“唉,我在”旭凤立马答道,然后趴在窗户上,仔细听有没有下文。

“本座要..啊...要砍死你...要不是...你..本座也不会.也不会这么狼狈..啊..”润玉断断续续的说道

“好好,我现在就进去让你砍”不管其他人的阻拦,直接冲了进去。

旭凤双手握着润玉的手,看着润玉痛苦的模样,旭凤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癫狂状态。眼睛直盯盯的看着润玉,润玉闭着眼睛,嘴里还不停的发出痛苦的声音。

旭凤周围突然金光乍现,凤尾在他的背后若隐若现。对着接生的人,很严肃的说道,“孩子我不要了,打掉!!”最后两个字说的斩钉截铁

“二殿下这是什么话”接生的人就回了一句,便又投入接生状态

结果就在旭凤快要忍不住杀人的时候,孩子出生了。润玉整个人一下子就平静了,旭凤立刻施法治疗,然后慢慢的把润玉上半身立起来,一只手搂在怀里,另一只则是在不停的输法力给润玉。

“二殿下,是个男孩,看....”话还没说完旭凤就打断道,“拿走,派人照看,所有人出去,我要陪着天帝”

“是”

殿外

邝露抱着孩子,“是一只水凤凰,好可爱啊”

看向殿内,大门紧闭,彦佑站在邝露旁,摸了摸孩子的脸。“可惜了,赶上这么个父帝。以后还是跟我玩吧”

邝露双手抱着孩子,不屑的说道,“得了吧,你看看你自己,什么样子。腰这么粗,我都不要意思说你,你还要带小殿下,给你带,岂不就成了一只肥鸟了”

看着怀里的的小孩,邝露不停的说道“要我说啊,就因该让陛下带,温润如玉,可是旭凤肯定不肯,而且本来陛下就够忙了”

殿外的两人还在争执,谁带孩子的问题

殿内

润玉自从知道旭凤连看都没看孩子,就一直很生气。奈何刚生产完,没有力气,只能让旭凤一只直抱在怀里。

旭凤知道润玉气自己,就默默不吭声。

润玉太累了,也不说话。

突然旭凤笑了一下

润玉轻声说,“笑什么,是因为你要当父帝吗?”

旭凤很坚决的否定掉了,“不是,我只是突然发现,玉儿无论从哪个方向看,都好好看,我越看越开心,觉得自己幸福啊,不关孩子任何事”

还有生完孩子的日常,应该今天或明天更

心机事业玉被推倒的故事

九霄大殿内

           邝露站在大殿的中间,离润玉帝位有十米左右的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启禀陛下,钱塘君投靠了魔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润玉眉头紧锁,“钱塘君掌管水系,守着一方土地,少说也有数千年,为何现在突然投靠魔界,邝露你去查一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润玉用手指揉了揉太阳穴,自从登位以来就没怎么好好休息过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邝露突然跪下了,低着头不看润玉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跟了我这么些年,早就把你当妹妹,有什么事,起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 邝露,叩了个头。“陛下,邝露这几天有一件事隐瞒。”声音微微颤抖

         润玉站起身来,从帝位上下来,慢慢的走近邝露。

         带着世界上最暖的微笑,扶起跪在地上的邝露,邝露呆呆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 这个笑容,上次看见的时候,她还是叫润玉大殿下的时候。好怀念,地位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很多。原来,是温润如玉的翩翩君子。现在,却是一个杀伐果断的天帝。

       不不不,润玉还是原来的大殿下。润玉从未变过,只是人们把对于帝位者的恐惧加在润玉身上。其实,邝露不止一次听到有人说,“你看看这次天帝的旨意,真狠啊,怪不得原来能亲手逼死自己的父神。”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从一开始邝露听到这些话时的严厉斥责,到后来的莫不作声。邝露眼泪掉了下来,心里想,“陛下,明明还是这么好,为什么要这么想他”

        “要是再哭,我就要把你送回太已真人那了”

         邝露抹了抹眼泪,“水神.......”话还没说完。润玉抢先一步说道,“本座知道,旭凤把觅儿复活了,还知道有不少上神想助旭凤登位”

        说完,两只手背在身后,轻轻的渡着步子。“你怕我会迁怒于帮助旭凤夺回帝位的那些人,怕我会不守承诺去魔界硬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钱塘君应该就是旭凤给我的一个警告,但不是第一个警告。”润玉走近邝露,“第一个警告应该是让你传达给我的,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陛下,对不起,是邝露错了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那些上神都是对本座有很大的意见,大到可以让他们去帮魔界。”

        润玉回到帝位

       “总是要有一个人接受其他所有人的指责。那些人看不到对错,看不到是非,这是常态。其实我因该学学父神,一意孤行,挺好的。反正也是要被人指责,还不如让自己过的开心点。发挥一下这个位置仅有的好处”

        邝露小跑到润玉前两米处,“不是的,还是有很多人支持陛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润玉忽略了邝露的话,问道,“旭凤跟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 邝露一下子低下头,还红了脸。“二殿下就是成心想羞辱陛下,不听也罢。”

       “说!”

      邝露咬了咬嘴唇,抬起头,“二殿下说...说,陛下如果还想稳坐帝位,就...就....就去和二殿下灵修。”

      润玉微微一笑,“旭凤原话应该不是这样说的,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  邝露看向润玉,眼睛红红的,“邝露大概知道哪些是二殿下的人,陛下要不要下旨去缉拿。”

       “不用,不是睡一觉就可以解决吗?对了,旭凤说地点了吗?”润玉还是一副不知事大的样子。

      “陛下”邝露跪在地上,“二殿下这是铁了心要夺位报仇。”

      “我和他之间,早就没了仇恨。唯一觉得对不起觅儿,如今她复活了。什么事也都云消了,我与他也要再聚一聚了。”

      “说是今晚在璇玑宫”邝露抿了抿嘴,“魔尊太过分了,抢了陛下的妻子就算了,还对您说这样的话”

       “是不是还有后半句话没说?”润玉敲了敲邝露的头,所以本座也要他难受难受不可”说完,很开心的咧开嘴笑。

         邝露知道陛下肯定有对策,看见陛下这么开心,自己也欢喜了起来。“对,好好教训一下二殿下,看还有什么人支持他。”

 
       “不叫旭凤魔尊了?”

      “邝露只是一时气愤”

晚上

璇玑宫

       银色的龙尾在水中若隐若现,润玉虽然还是一身天帝服,可是他觉得自己的心境又回到了从前,他觉得对觅儿真的亏欠太多。觅儿复活以后,他的心里好受很多。

      “这么不去殿内,还现了龙尾。”旭凤一身黑衣出现在润玉的旁边。

      “不是在这恭候魔尊殿下吗,小神可不敢逾矩。”润玉一只胳膊靠着旁边的石头,手撑着头,闭着眼不看旭凤。

     “兄长,你这可不是恭候的样子,倒像是,在屋外,等相公的娘子。”

     润玉的龙尾一扫,旭凤一躲闪,两只手抓住了龙尾。只是被扫了一身的水,有点滑稽。但瞬间衣服就干了

      旭凤脸上现在十分得意,紧紧的抓住龙尾不放手。润玉只得双手撑在坐的地方,保持稳定。

       旭凤双手施法,任润玉怎么动,就是甩不开旭凤的手。不得已把龙尾变成双腿,旭凤看见腿出现,就更开心了。

      “  两只手抓两条腿刚刚好”旭凤开心的咧着嘴笑,哪有个魔尊的样子。润玉被人抓着腿,也没个天帝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 可是旭凤现在很开心,润玉也是。

       “我们去殿内聊,把本座腿放了”

       “好,殿内东西准备好了。”旭凤放开了润玉的腿,但是也悄悄了,在放的时候把两腿分开。现在旭凤站在润玉的两腿间,居高临下的看着润玉。

      “什么东西啊?”润玉很天真的问道

      “当然是开心的东西啊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  “你不是要来和我谈觅儿的事吗?”润玉问的很真诚,让旭凤分不出是不是装的,也对,邝露这么喜欢兄长,一个姑娘,这么跟兄长说这样的话。’

      旭凤拍了拍头,直接对着润玉的嘴巴一亲

     啵,因为旁边很安静,这个声音就被放大。

      润玉睁大了眼,“旭凤,你来真的。”

      无视润玉的话,旭凤自顾自的说道  “锦觅,回花界了。让她自己决定她怎么生活,就是我们对她最好的补偿。所以兄长也不需要再压抑自己对我的感情哦~”

      “滚”

       润玉推开越来越靠近自己的头,旭凤虽然被推了,还一脸开心。旭凤还要亲,润玉急忙闪开

     “怎么没法力了”润玉心里默念道

    啵! 又是一声清脆的声音。

      “旭凤,你干了什么,为什么本座没法力了?”

      旭凤靠近了润玉的耳朵,“因为我用施过法的手碰了兄长的真身,我没兄长聪慧,不知道这次来等着我的是什么。那只能想办法让兄长听我的话喽。”

       说完,旭凤就抱起了润玉往殿内走去。润玉在旭凤的怀里不停的扑腾,很显然,没用。

      关上门,把润玉放下,又强搂着润玉。“这样吧,兄长既然一时半会恢复不了法力,那我也不使用法力。”

     “可是你力气比本座....唔...唔”话还没说完,润玉的嘴巴就被旭凤堵住。

      润玉的手一直再推旭凤,旭凤的手一只搂着润玉,一只揉着润玉的屁股。

      润玉见实在推不动了,就想去拉开旭凤放在自己屁股上的手。旭凤越揉越起劲,亲的力度也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 旭凤放开了润玉,两只手抓着润玉的胳膊,润玉被亲的实在是喘不过气来,现在正在大口呼气。

    突然润玉被旭凤推到墙上,旭凤两只手撑在墙上,把润玉锁在中间。

      “配合吗,不配合的话,不开心的可就只有兄长你一个人了。”

      “那你夺帝位吗?”

     见润玉松了口 “不夺”旭凤笑的很开心,润玉把手搭在旭凤的肩膀上,靠近旭凤说,“口说无凭”

    
       润玉说完,舔了旭凤的脖子一口。旭凤一下子眼睛都亮了,急忙说到,“好好好,我现在就...”

     旭凤还没说完,润玉就知道旭凤还是这么傻,这样一来,那些支持旭凤的上神就会对旭凤失望。如果没有人支持,魔界还是打不过天界的。

    旭凤突然,话锋一转,“要了你,这次你为了引我上钩,才故意中我的招,失去法力。兄长这么聪明,我今天必须要了你,这样以后才乖”

    “旭凤,你!”润玉意识到自己被拆穿,太低估了。

     “唔 ...唔....”这次旭凤打舌头伸了进去,润玉的防线真在被旭凤不断击溃着。

     润玉第一次被亲的这么彻底,不自觉也有了情意。

       身体好像开始不自觉的配合着旭凤。旭凤两只手都在揉着润玉的屁股。

      “啊...”因为旭凤揉的也来越有感觉了,润玉情不自禁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 旭凤停止了舌吻,舌头出来的时候、还舔了一下润玉的嘴角。

      “喜欢被揉吗?”

      “住口”润玉低着头小声的说道

     “口是住不了了”说完继续揉着润玉的屁股,旭凤的身体开始紧贴着润玉。跟着揉的动作,不停的晃动。他顶着他,不停晃动。

     “啊...啊...不行了”润玉说完,旭凤面对着面抱起了旭凤,润玉搂着旭凤的脖子,两只腿夹着旭凤的身体。他开始前后顶动,润玉背靠着墙,没有退路,任旭凤顶。

     “好了,现在来真的了”旭凤微微喘着气,把润玉放在床上。以飞快的速度,脱了自己的衣服,剩一条底裤。润玉看着旭凤脱完,便含情的看着旭凤,咬着嘴唇。

     旭凤根本受不了此时的兄长,一下子扑了上去。

这是我在lofter100粉的点梗,按照评论数,这是第一个梗,一共有九个梗。放在一个合集里了。希望大家点❤️,推荐,阅读。有什么不好的地方,可以在评论,私信告诉我哦

开始更新点梗的情节

1.腹黑润玉受X傻萌旭凤攻

2.邝露自述璇玑宫日常(鸡飞狗跳旭润文)

3.爱撩彦佑受X冷漠润玉攻

4.心机事业润玉被推倒的故事

5.傻甜润玉X腹黑旭凤

6.又一个傻甜润玉X腹黑旭凤(助攻天后荼姚)

7.荼姚(旭凤的母神)X廉晁(天帝太微的大哥)

8.心机润玉被旭凤扑倒

9.生子系列,润玉、旭凤,一家三口其乐融融


会开一个合集,放到里面。明天开始更新(上条动态还在,现在去评论还可以加。目测都是短篇,更完。就应该会继续更新《不再掩盖》)不给个❤️吗?

不再掩盖(九)

镜子内画面一转

大殿上,天帝面色凝重,旁边的小仙真在高声念到

“凶兽穷奇,毁宫殿,弑水神、弑二殿下.........

镜子外

后面的话,旭凤都没有仔细听,他现在很迷糊,“父帝和水神私奔啦!”

“不对,不对,这不对!”

镜子内

两个人手牵手在凡间的大街上走,身上没有一点法力。虽然引的很多人频频回头看,可是两人却一点也不在意。

“对了,告别师尊的时候,你问她要了一个镜子,是干什么的?”洛霖不解的问道

“那本就是天界之物,我只是拿回来而已,因为此物威力极大,故交由元君保管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又拿回来了?”

太微刮了刮洛霖的鼻子说到,“当然是拿过来保护你啊,傻子”

突然镜子黑了

镜子外的旭凤皱起了眉头,把手靠近镜子,结果一道力量把旭凤推了两米多远,还好魔殿大,嘿嘿,没推出去

镜子开始在空中不停的旋转,旭凤站了起来,镜子停了下来,出现了画面,是一片荒漠,荒漠中间是很多破碎的墙壁,一面面墙连起来是个方形。最外面的四面的中间又是两面墙的连接点,就这样一直往里,到最里面的方形围墙,而里面却都是尸体。

血染了大地,却忘了天空,天还是那样的蓝,太微坐在地上,怀里抱着一个人。

怀里的人穿着一身青衣,可是胸口都是红色的血。旁边有很多尸体,都是穿着黑色的衣服。太微一只手按着洛霖胸前的伤口,一只手在洛霖的脖子下。

嘴里一直念叨着,“没事的,没事的,没事的,没事的”眼泪还是滴了下来。”

太微掏出了那面镜子,把镜子放在地上。轻轻的把洛霖放平在地上。重新缠了一遍洛霖发带,用手轻轻的擦掉脸上的血。一个破碎的微笑出现在太微的脸上,太微无声地看着洛霖,伸手整了整洛霖的衣服。

太微起身拿起镜子往旁边的祭祀台走去,祭祀台离洛霖的尸体就十米,可是太微几乎走一步回一个头。走到祭祀台上,太微看向洛霖的尸体。

“这个镜子可以颠倒时间,回到从前,我想好了。再来一次,我不奢望和你在一起,只希望可以一直保护好你,让你....”
还没说完,太微便控制不住眼泪哽咽道,“让你好好的去极南玩一玩,这次没去到,下次一定会去的。”

太微把镜子放在祭台中间,说到“时间逆转到天帝廉晁登位前一百年。


镜外
旭凤看见这个镜子自己又在转圈圈,决意不再靠进。

不一会镜子不再旋转,这次镜中出现的还是五岛十洲,镜中还是那两个人,父帝和水神。


今天写好多,感觉明天可以停一天

不再掩盖(八)

殿内

两个人坐在床上,太微的右手牵着洛霖的左手。

“我还打算明天去找你,结果你今天就来了,好开心啊!”说完太微的右手又想把洛霖拦在怀里。

洛霖推了推他,“长话短说,门口的小姑娘,是值得信任的人。所以我上来就是告诉你,我们以后可以通过她来联系。”

“我已经想到办法了”太微很认真的看着洛霖

“什么办法”

太微贴近洛霖的耳朵跟他说他的想法,说完。便把手中关这穷奇的塔给他看。

“穷奇凶猛无比,还是师尊出面收服,将其封印。不行,还是再想想。”洛霖继续对着太微说道,“这样吧,我们一起好好想,我会给你一个水冰珠,有事找我就捏碎它”

洛霖起身要走,太微拉住他。“不行,我等不了了,你知道我今天看见你我有多开心吗?我不想再一次看见你的背影消失在我眼前。”

太微站起来从背后抱着洛霖,“大哥昨天来跟我说,要我娶风神临秀,没几天了,我必须要抓紧时间”

太微把头放在洛霖的肩膀上,深吸了一口气。“这个方法虽然冒险,但是确是最彻底的方法。成功之后,我们去极南,你不是一直想去吗?你只要答应这个方法,我们后天,不,明天就可以去了”

太微把洛霖扳了过来,等待着他的回答。

洛霖闭上了眼睛,停顿了一下

“好”

荼姚趴在门缝上,“这么小声讲话嘛,唉,早知道学一下窃音术了,气死本凤凰了”

“我觉得陛下会看出来”

“我知道大哥一眼就会看出来,可是大哥爱颜面,他就算看出来,也不会揭穿。再说,他是我亲大哥,不会害我的”

太微说完,又把洛霖搂在怀里

“诶,说几句话就抱一下,水神还说是上来商量办法,骗子。”荼姚把眼睛瞪得大大的往里看。“哎呀,人走过来了”荼姚一下子恢复到看门的状态。

洛霖打开门,看见荼姚乖乖的坐在门口。

荼姚看见他出来,就又按着他的脖子,要把他往袖子里装。

“不用了,不用了”洛霖双手按住荼姚的肩膀,“我等一下直接和太微一起逃走,你现在赶快回家,装作什么事都没有,最好这几天内都不要出门知道了吗?”

荼姚瘪着嘴,皱了下眉头,从怀里拿出一片羽毛,伸手递给洛霖“给你”

“我不能收,我怕连累到你”

“我不怕”

“拿着吧”荼姚把羽毛硬塞到洛霖手里。“这可是我的毛,鸟族看见这个都是要下跪的,让他们干什么就干什么。用处可大了呢。”

荼姚的胸口起伏比平常大,可见她现在心里很忐忑。“那,我走了,小心点啊。”荼姚转过身,又回头看向洛霖,“不行就来鸟族找我,其他不知道,反正你来鸟族定保你平安”

不再掩盖(七)

天界

荼姚过天界守卫的时候,大气都不敢喘。一下子变成了一个文静的小仙子,过了守卫好远。左看看右看看,快步走到了太微的宫殿。

把藏在袖子中的洛霖放了出来,被放出的洛霖一个没站稳,坐在了地上。荼姚把他扶了起来,然后一直把他往殿门的方向推。

洛霖停住说到“不行,万一被殿内侍女看见怎么办”

荼姚拍了拍脑袋,“哎呀,我给忘了”

说完,洛霖又回到了袖子里。荼姚还没走几步,洛霖又一下子出来。

荼姚看见洛霖又出来了,赶紧右手按着洛霖的后颈,一副要把洛霖按回袖子里的样子。

洛霖推开了她的手,“我出来是要告诉你,我发现有个人,缩着脖子,弓着腰,还不停的东张西望。”

荼姚立刻警戒地看向旁边,“唉 ,为什么我连个人影都没看见,这个人在哪呀?难道,难道我们被发现了!”

荼姚拉着洛霖要跑,“跟我回鸟族,父亲会保护我们的!”

洛霖拉住了荼姚的胳膊,“那个人就是你呀,你是鸟族公主,我是天地间的水神,被发现了也死不了,这话可是你说的。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,别人一看,就知道你要干坏事。”


“你早说啊,吓死我了”甩开了洛霖的手,直了直腰杆。“对啊,这话我说的。”

太微宫殿内

太微的手掌上是一座大概一个头高的镇压塔,绿气围绕在外面,里面有一个金色的小人关在里面。

收回掌内,太微发现殿门外有人。

砰砰砰(敲门声),“有人吗,我是鸟族公主,来拜见二殿下。”

“请进”殿门一开,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小姑娘站在门口,脚一下没动,头先伸了进来。东看西看,仿佛要把整个殿看的透透彻彻。

太微背在身后的右手,握了起来,难道刚刚装穷奇的塔被她看见了。


“公主有事吗?”

一直在看殿内有没有人的荼姚,被太微一问,啊了一声。“有事,很大的事,不不不,有点小事。”

荼姚跨进了殿门,走到太微跟前。看着太微的脸,又微微抬头,目测下太微大概有多高。

太微感受到了小姑娘大量的目光,正打算开口询问。一道火光向太微冲来,太微一手顶住,火光便瞬间消失在空气中。

太微已经很不耐烦,打算施法。结果一个笑脸出现在太微面前。

“洛,洛霖”太微惊喜地看着眼前出现的人

荼姚揉了揉鼻子,“我试了,他功力还行,你们聊,我出去守着。”说完,往殿外走,回头关门的时候,看见两个人抱在一起。

“诶,我做这些是为了什么呀。啊啊啊,没事,不看,不看,眼不见心不烦。”

荼姚坐在门口,双手托着脸,看着有没有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