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朵小花花

一个想写小黄文的杀手

不再掩盖(一)

          大殿内


一人躺在床上,在他的左胸前有一处十分明显的伤口


      “玉儿该醒醒了,这棋还是要继续下下去的。”头发近半白,身着帝服的先天帝推了推手撑在棋盘上睡着了的少年。那少年身穿白色婚服,头上的白纱一直拖到了地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旁边都是四分五裂的墙壁,这个墙壁围成了一个方形,方形围墙的外面还是一模一样的围墙,除了裂纹的细节不一样找不出其他的不同。到底有多少层围墙在包裹着这两个人…….


      “ 二殿下,二殿下”邝露拦住了旭凤的路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旭凤看着她,“你站在我面前就能拦得住吗?”


       “陛下还没有醒,还请二殿下再等一下”


       “他醒不醒,与我,无关” 旭凤作势要走。


       “二殿下,陛下有复活水神的法子”邝露一时情急随口胡诌了一句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旭凤停顿了一下,右手挥了一下衣袖,转身向殿内走去,没说一句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大殿内,邝露站在一旁,焦急地等着陛下醒来。旭凤倒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,站在床旁边像一根柱子,还是根黑柱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一柱香的时间过去了,润玉还丝毫没有要醒的迹象。旭凤不禁皱起了眉头,手掌运起法力,把手放到了润玉的左胸口上。这时润玉突然坐了起来,旭凤一时没反应过来,所以当润玉睁开眼睛时,一只暖暖的手掌覆在他的左胸上。旭凤一下子收回了手,润玉抬起头来,看向自已的胸口又看向旭凤。


      “旭凤”响起了一声清亮的声音,同时伴随着润玉含笑的双眼,和上扬的嘴角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奈何被叫人,却没有任何反应,只是有点好奇润玉的感觉与原来好像有点不一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邝露微微低着身子,“陛下可有不适”眼睛一直盯着润玉看。


      “有”润玉看看旭凤又看着邝露说道。


      “啊,在哪里?”邝露连忙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润玉把左手放到胸口上,”是心啊,旭凤不理我了,让我一个为兄为长的好生难过,这心中的疾病可是用什么妙药都医治不能的。“说完还一脸很心痛的看向旭凤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不知怎么的邝露觉得现在的天帝怎么,这么像一个人,谁来着,哦,想起来了是彦佑。不对,不可能,这就是天帝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旭凤倒像是没察觉到反常一样,直接问道:”邝露说你有复活锦觅之法“


         润玉看了一下邝露,邝露立刻低下了头,润玉看向了自己受伤的胸口,若无其事的说到。“嗯,对呀,我有办法复活觅儿”,说到觅儿的时候故意看向旭凤,还特意把最后两个字的音拉的特别长。


        旭凤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,弯腰并且把头凑向润玉的脸。


       ”是什么“直盯盯的看着润玉,仿佛他的眼睛里只装得下他一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润玉眨巴了下眼睛,也盯着旭凤看。“父帝在关穷奇的地方,有着一本父帝自己写的册子,册子上只记载了一件事。”润玉停顿了一下,把手搭在了旭凤的肩膀上。旭凤因为太认真听润玉说话,没注意到那只手的存在。只是看见了润玉突然露出不明的笑意。便的问道,“是关于复活的?”


      “对”润玉没接着说。


      “然后呢?怎么复活,快说呀!”旭凤自己都没注意到自己现在的表情有多凶。


        润玉很不喜欢旭凤现在的样子,把手收了回来低着头,小声的嘟囔了一句,“叫兄长”


      “啊?”旭凤张着嘴,满脸的不解。


      “啊什么,叫兄长!“润玉提高了声音,但是头一直还是低着的。说完还是没有什么动静,小声的说了一句,”不叫,就不告诉你,哼”



评论(7)

热度(17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