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朵小花花

一个想写小黄文的杀手

不再掩盖(四)

      大殿内

     “邝露,本座其实喜欢的一直都不是觅儿,你知道吗?”润玉坐在桌边看向邝露

     “邝露知道”邝露低头答道

     “你时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 “因为邝露发现陛下看旭凤的眼神,和邝露看陛下的眼神是一样的”

       润玉喝了口茶,“你倒是越来越不知道收敛,姑娘家家的也不知道害臊。”

     “反正陛下心里早已清楚,那邝露自然也就什么都不怕了”邝露把手背到身后,身体微微轻晃,语气中颇有不开心的意味。

 

       魔殿内

       乾梦镜开始出现了一幅景象,旭凤认识镜中出现的地方,就是今天刚去的五岛十洲。镜子中出现的水神和天帝都是少年模样,一人抚琴,一人吹箫。

       曲罢

      ”洛霖,你可觉得我今日演奏比上次精进?”太微右手拿箫,双手背于身后,弯着腰把脸凑近洛霜。

       洛霖,一身青衣,清新俊逸,给人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。但此刻却因为太微的靠近,红了脸。

    “没有,还是和原来一样”洛霖强装镇定的说道

       太微笑着捏了捏洛霖的脸,不捏还好,一捏,脸红的更明显了。活脱脱的小媳妇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太微坐到了洛霖的左边,还特意向洛霖那边挤了挤,洛霖往旁边撤了点。结果太微又挤了过来,洛霖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用手推了下太微,太微因为毫无防备,差点摔倒,还好用手撑着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微转过头看向洛霖,笑着说到。“都说水神对人温谦,我看都是骗人的,实则小气的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太微把左手搭在洛霖的右肩上,右手放在洛霖的后脑上,接着说道,“昨晚是我的错,明知你是第一次还这么不知节制,但是这不能全怪我,要我说有一大部分是因为洛霖你太勾人了。

      说完洛霖想用手推开太微,还没推动,太微放在洛霖后脑的手就解开了他的发带。发带掉在地上,人也随之被推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围是河流,水在缓缓的流着,心在剧烈的跳动着。洛霖被太微压在身下,太微用手捏着洛霖的下巴,让脸转向自己,而另一只手则撑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太微对着洛霖的嘴巴就亲了过去,洛霖嘴唇上的触感让他不禁想起了昨晚种种。就用手去推太微,因为抗拒,嘴巴发出了不连续的唔 唔 唔 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太微并没有停止他的亲吻,还把捏着洛霖下巴的手松开,去按着洛霖的后脑,使洛霖的嘴更贴近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 因为太了解洛霖,在此事上,若是他不主动,几万年过去,可能他们连手都没碰过。所以必须要让洛霖好好适应适应,这样以后没准还能等到洛霖主动的一天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下的人早已不反抗了,任由着太微亲吻。太微用左手去拉洛霖的腰带,刚伸下去,便被洛霖一手抓住。因为洛霖清楚的记得,昨晚太微也是再亲的时候去把他的腰带解开,才有了后面的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可是他忘了,太微,真身为龙,天帝二子,水神洛霖的拉扯对他没有一点用,腰带还是开了。

 

求旭凤看到这些画面时的心里活动

评论(10)

热度(6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