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朵小花花

一个想写小黄文的杀手

不再掩盖(五)

        腰带一开,太微刚打算去扯掉碍眼的衣服。一道金光直冲旁边的河流,水炸裂到两米多高,太微护住了洛霖,却忘了自己,被迸溅的水弄成了个落汤鸡。金光本身没有什么杀伤了力,好像只是起一个提醒的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太微,站起身来,拉了洛霖起来。挥手间衣服便干了,但旁边的洛霖却老是忍不住笑,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了。每次太微想干些什么,洛霖的师尊便会出来捣乱。

     “元君这一天天是有点清闲”太微泄气般的站在河边,看着此刻的洛霖已经衣冠整齐。又絮叨到道,“你这收拾的速度也太快了吧”

      旁边的洛霖敲了敲太微的头,“都是挥一挥手的事,你还指望我有多慢。”

  “可是······”话还没说完,水中出现了一块令牌,令牌上面只有一个字-------天

  “是大哥的令牌”太微说完看见洛霖低着头,眉头皱的很紧。

    便握着他的手,说“没事,大哥不会对我们怎么样的,不要害怕,我们现在就去见他,跟他实话实说。”说完微笑的看着洛霖

  “可是,天帝······”太微打断了他,说“别说可是,没有可是,你看刚刚我一说可是就看见了令牌,这两个字不好,我们以后谁也别提这两个字,乖啊。”  

   太微说完伸手摸了摸洛霖的头,其实他自己也十分的担心。

 

 

天界

 

    两个人跪在地上,整个殿内只有天帝廉晁、和跪着的水神洛霖和太微三人,殿外也无一人。

 

   “今天起,没有我的命令,水神不得到天界。”然后又指着太微,道“你只准在天界呆着,给本座记住”语气一下子强硬了很多。

 

     太微看见旁边的洛霖一直不说话,但是手在微微的颤抖,低着头。太微便鼓足了勇气,向天帝叩了一个头。

   “大哥,自从你当了天帝,我也没帮你分担些什么,祸还闯了不少。但是洛霖是我真心喜欢的人,我是不会放开他的还请大哥成全。”

  “这由不得你”大殿门开,斗姆元君直接闯了进来,看见跪在地上的洛霖。直接手指着天帝,“廉晁,我五岛十洲从没说过要归入天庭,我给你父帝面子,就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。可你也别当本君好欺负。”

     看向太微,“我徒弟,我自己带走。”

     斗姆元君拉起洛霖的要走,可是洛霖被拉起时便没有移动半步。元君看见被拉着胳膊下的手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  洛霖说到,“小神以后绝不会没有传唤,私自到天界,还请二殿下同样遵守陛下旨意”虽然极力压抑情绪,但后半段话说的时候声音还是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 说完,元君深叹了一口气,拉走了洛霖,走出殿门时,阳关通过开着的殿门,照向殿内。照出了洛霖脸上的泪光。但是阳光照不到跪在殿内一动不动的太微,太微站了起来,也向殿外走去,只是出了殿门却往不同的方向行走。

 

     晚上,洛霖坐在今天和太微弹琴的河边,一直看着河,看着看着眼泪就流了下来,突然站起来对着河流吼道。

  “你个死太微,要不是因为今天你亲我,我们也就不会被发现,我也就不用为你了说出那样的话。也就不用分开了,你个傻子,傻子,我说让你遵守,你就真的一句话都不说,平时这么会顶嘴,也没见你什么时候这么听我的话。今天这样是因为被水浇傻了吗,傻子,你就是一个傻子,傻子。”无力的瘫坐在地上,嘴里一直在念叨傻子,眼泪却一直止不住的流。

 

太微,坐在床边,就这么一直望着桌子,一夜无言,一夜没睡。

 

 

魔殿内,旭凤对着镜子中出现的画面,丝毫不信“父帝的兄长从没有登位成为天帝,成为天帝的一直是父帝”

评论(2)

热度(7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