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朵小花花

一个想写小黄文的杀手

不再掩盖(六)

镜子中的画面一闪,就看见了一个婚宴。

 

     “今日是钱塘君的世子和龙鱼族的公主簌离成亲,从此东南水系,联系的就更紧密了,倒是壮大了水神。”一位小仙边喝酒便对着旁边的人说到。 

 

   “你想的可真深呀,不知道的还以为水神是什么爱权贵之人呢,瞧,今天这个日子,咱们水神连个面都没露呢。”

 

      鸟族内,侍奉荼姚的侍女向长老禀告,“公主说她已经知道长老和族长想将她许配给水神,所以她要去看看那个水神什么模样,叫您不要管她。”

   

       一个小姑娘模样的人站在五岛十洲边缘喊道,“鸟族公主来此游玩,想来拜见一下水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喊完,两位仙童便出现在她旁边。荼姚看见他们两个,“哇”被吓到了一下,拍了拍自己的胸脯,“欸,你们怎么来的,这么快”

       前面一个小仙童答道,“小仙会一点感知,让公主见笑了。”

 

   “我问你啊,水神在哪呀?”

 

    “小神带您去”

 

      荼姚在小仙童的引路下,来到了洛霖所在的河边。悠扬的琴声早一步传入荼姚的耳朵,虽未见到人,但已可以想象出人的模样。但,当荼姚看见洛霖的模样,眼睛就再也离不开他。

 

      此时的洛霖还在抚琴,头发没有束住,脸上没有一点血色,让人看了心疼。荼姚冒出了一个想法——要保护他

 

        仙童很知趣的没有吭声就退下了

 

       洛霖早就知道有人来了,但是他还是想把这首曲子弹完,他不想停下。

 

曲罢

 

       洛霖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,“不知是哪位仙子到访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荼姚天性火爆,又生为凤凰,自就高人一等。但此刻却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,支支吾吾的吐出了几个字。“我不是什么仙子,我叫荼姚,一只火凤凰”说完扬起了头,来掩盖自己的害羞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洛霖突然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太微的时候,明明是想和自己玩,还故意装作无所谓的样子,那时他也是扬起了头。想到这,不禁对这个小女孩有了几分好感。

 

      “要一直站着吗”,洛霖指了指离自己不远处的石凳,“这个可以坐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荼姚也不拿自己当外人,一屁股就坐了上去,嘴里还念叨.“我知道这个可以坐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然后洛霖就一直看着小河,一语不发。荼姚时不时的瞄他一眼,最后实在受不了他,问了一句。“你怎么不说话呀?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因为没有什么可以说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洛霖的这个答案很显然没有让荼姚满意,想了半天,自己也不知道说什么。就大笑了一声,说,“你不问问我为什么要来找你吗?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不问,你会说的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不开心,可以告诉我呀,我可以帮你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帮不了我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试试又怎么知道”荼姚随口说了一句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洛霖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,“对呀,不试试又怎么知道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荼姚看见他这样子,“对嘛,不要闷闷不乐,又没有什么用,想要什么,就直接动手,想做什么,就直接去干。天天板着张脸,再好看的人,也会失去光彩。我就一直坚信,凡是死不了的,就都不是什么大事,就都可以解决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洛霖转向荼姚,双眼直盯这她。“那你,你能不能去天界呀?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荼姚被他问的不自在,“我可是鸟族公主,想什么时候去天界,就什么时候去,谁还敢拦我不成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那公主可不可以帮我混进去天界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啊,你可是水神,为什么要混进去?”

旭凤是荼姚亲生的,都喜欢喊人,哈哈哈哈哈,突然很喜欢荼姚的火爆性格,就偷偷喜欢一分钟好了

评论(5)

热度(7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