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朵小花花

一个想写小黄文的杀手

不再掩盖(九)

镜子内画面一转

大殿上,天帝面色凝重,旁边的小仙真在高声念到

“凶兽穷奇,毁宫殿,弑水神、弑二殿下.........

镜子外

后面的话,旭凤都没有仔细听,他现在很迷糊,“父帝和水神私奔啦!”

“不对,不对,这不对!”

镜子内

两个人手牵手在凡间的大街上走,身上没有一点法力。虽然引的很多人频频回头看,可是两人却一点也不在意。

“对了,告别师尊的时候,你问她要了一个镜子,是干什么的?”洛霖不解的问道

“那本就是天界之物,我只是拿回来而已,因为此物威力极大,故交由元君保管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又拿回来了?”

太微刮了刮洛霖的鼻子说到,“当然是拿过来保护你啊,傻子”

突然镜子黑了

镜子外的旭凤皱起了眉头,把手靠近镜子,结果一道力量把旭凤推了两米多远,还好魔殿大,嘿嘿,没推出去

镜子开始在空中不停的旋转,旭凤站了起来,镜子停了下来,出现了画面,是一片荒漠,荒漠中间是很多破碎的墙壁,一面面墙连起来是个方形。最外面的四面的中间又是两面墙的连接点,就这样一直往里,到最里面的方形围墙,而里面却都是尸体。

血染了大地,却忘了天空,天还是那样的蓝,太微坐在地上,怀里抱着一个人。

怀里的人穿着一身青衣,可是胸口都是红色的血。旁边有很多尸体,都是穿着黑色的衣服。太微一只手按着洛霖胸前的伤口,一只手在洛霖的脖子下。

嘴里一直念叨着,“没事的,没事的,没事的,没事的”眼泪还是滴了下来。”

太微掏出了那面镜子,把镜子放在地上。轻轻的把洛霖放平在地上。重新缠了一遍洛霖发带,用手轻轻的擦掉脸上的血。一个破碎的微笑出现在太微的脸上,太微无声地看着洛霖,伸手整了整洛霖的衣服。

太微起身拿起镜子往旁边的祭祀台走去,祭祀台离洛霖的尸体就十米,可是太微几乎走一步回一个头。走到祭祀台上,太微看向洛霖的尸体。

“这个镜子可以颠倒时间,回到从前,我想好了。再来一次,我不奢望和你在一起,只希望可以一直保护好你,让你....”
还没说完,太微便控制不住眼泪哽咽道,“让你好好的去极南玩一玩,这次没去到,下次一定会去的。”

太微把镜子放在祭台中间,说到“时间逆转到天帝廉晁登位前一百年。


镜外
旭凤看见这个镜子自己又在转圈圈,决意不再靠进。

不一会镜子不再旋转,这次镜中出现的还是五岛十洲,镜中还是那两个人,父帝和水神。


今天写好多,感觉明天可以停一天

评论(5)

热度(7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