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朵小花花

一个想写小黄文的杀手

心机事业玉被推倒的故事

九霄大殿内

           邝露站在大殿的中间,离润玉帝位有十米左右的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启禀陛下,钱塘君投靠了魔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润玉眉头紧锁,“钱塘君掌管水系,守着一方土地,少说也有数千年,为何现在突然投靠魔界,邝露你去查一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润玉用手指揉了揉太阳穴,自从登位以来就没怎么好好休息过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邝露突然跪下了,低着头不看润玉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跟了我这么些年,早就把你当妹妹,有什么事,起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 邝露,叩了个头。“陛下,邝露这几天有一件事隐瞒。”声音微微颤抖

         润玉站起身来,从帝位上下来,慢慢的走近邝露。

         带着世界上最暖的微笑,扶起跪在地上的邝露,邝露呆呆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 这个笑容,上次看见的时候,她还是叫润玉大殿下的时候。好怀念,地位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很多。原来,是温润如玉的翩翩君子。现在,却是一个杀伐果断的天帝。

       不不不,润玉还是原来的大殿下。润玉从未变过,只是人们把对于帝位者的恐惧加在润玉身上。其实,邝露不止一次听到有人说,“你看看这次天帝的旨意,真狠啊,怪不得原来能亲手逼死自己的父神。”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从一开始邝露听到这些话时的严厉斥责,到后来的莫不作声。邝露眼泪掉了下来,心里想,“陛下,明明还是这么好,为什么要这么想他”

        “要是再哭,我就要把你送回太已真人那了”

         邝露抹了抹眼泪,“水神.......”话还没说完。润玉抢先一步说道,“本座知道,旭凤把觅儿复活了,还知道有不少上神想助旭凤登位”

        说完,两只手背在身后,轻轻的渡着步子。“你怕我会迁怒于帮助旭凤夺回帝位的那些人,怕我会不守承诺去魔界硬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钱塘君应该就是旭凤给我的一个警告,但不是第一个警告。”润玉走近邝露,“第一个警告应该是让你传达给我的,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陛下,对不起,是邝露错了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那些上神都是对本座有很大的意见,大到可以让他们去帮魔界。”

        润玉回到帝位

       “总是要有一个人接受其他所有人的指责。那些人看不到对错,看不到是非,这是常态。其实我因该学学父神,一意孤行,挺好的。反正也是要被人指责,还不如让自己过的开心点。发挥一下这个位置仅有的好处”

        邝露小跑到润玉前两米处,“不是的,还是有很多人支持陛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润玉忽略了邝露的话,问道,“旭凤跟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 邝露一下子低下头,还红了脸。“二殿下就是成心想羞辱陛下,不听也罢。”

       “说!”

      邝露咬了咬嘴唇,抬起头,“二殿下说...说,陛下如果还想稳坐帝位,就...就....就去和二殿下灵修。”

      润玉微微一笑,“旭凤原话应该不是这样说的,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  邝露看向润玉,眼睛红红的,“邝露大概知道哪些是二殿下的人,陛下要不要下旨去缉拿。”

       “不用,不是睡一觉就可以解决吗?对了,旭凤说地点了吗?”润玉还是一副不知事大的样子。

      “陛下”邝露跪在地上,“二殿下这是铁了心要夺位报仇。”

      “我和他之间,早就没了仇恨。唯一觉得对不起觅儿,如今她复活了。什么事也都云消了,我与他也要再聚一聚了。”

      “说是今晚在璇玑宫”邝露抿了抿嘴,“魔尊太过分了,抢了陛下的妻子就算了,还对您说这样的话”

       “是不是还有后半句话没说?”润玉敲了敲邝露的头,所以本座也要他难受难受不可”说完,很开心的咧开嘴笑。

         邝露知道陛下肯定有对策,看见陛下这么开心,自己也欢喜了起来。“对,好好教训一下二殿下,看还有什么人支持他。”

 
       “不叫旭凤魔尊了?”

      “邝露只是一时气愤”

晚上

璇玑宫

       银色的龙尾在水中若隐若现,润玉虽然还是一身天帝服,可是他觉得自己的心境又回到了从前,他觉得对觅儿真的亏欠太多。觅儿复活以后,他的心里好受很多。

      “这么不去殿内,还现了龙尾。”旭凤一身黑衣出现在润玉的旁边。

      “不是在这恭候魔尊殿下吗,小神可不敢逾矩。”润玉一只胳膊靠着旁边的石头,手撑着头,闭着眼不看旭凤。

     “兄长,你这可不是恭候的样子,倒像是,在屋外,等相公的娘子。”

     润玉的龙尾一扫,旭凤一躲闪,两只手抓住了龙尾。只是被扫了一身的水,有点滑稽。但瞬间衣服就干了

      旭凤脸上现在十分得意,紧紧的抓住龙尾不放手。润玉只得双手撑在坐的地方,保持稳定。

       旭凤双手施法,任润玉怎么动,就是甩不开旭凤的手。不得已把龙尾变成双腿,旭凤看见腿出现,就更开心了。

      “  两只手抓两条腿刚刚好”旭凤开心的咧着嘴笑,哪有个魔尊的样子。润玉被人抓着腿,也没个天帝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 可是旭凤现在很开心,润玉也是。

       “我们去殿内聊,把本座腿放了”

       “好,殿内东西准备好了。”旭凤放开了润玉的腿,但是也悄悄了,在放的时候把两腿分开。现在旭凤站在润玉的两腿间,居高临下的看着润玉。

      “什么东西啊?”润玉很天真的问道

      “当然是开心的东西啊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  “你不是要来和我谈觅儿的事吗?”润玉问的很真诚,让旭凤分不出是不是装的,也对,邝露这么喜欢兄长,一个姑娘,这么跟兄长说这样的话。’

      旭凤拍了拍头,直接对着润玉的嘴巴一亲

     啵,因为旁边很安静,这个声音就被放大。

      润玉睁大了眼,“旭凤,你来真的。”

      无视润玉的话,旭凤自顾自的说道  “锦觅,回花界了。让她自己决定她怎么生活,就是我们对她最好的补偿。所以兄长也不需要再压抑自己对我的感情哦~”

      “滚”

       润玉推开越来越靠近自己的头,旭凤虽然被推了,还一脸开心。旭凤还要亲,润玉急忙闪开

     “怎么没法力了”润玉心里默念道

    啵! 又是一声清脆的声音。

      “旭凤,你干了什么,为什么本座没法力了?”

      旭凤靠近了润玉的耳朵,“因为我用施过法的手碰了兄长的真身,我没兄长聪慧,不知道这次来等着我的是什么。那只能想办法让兄长听我的话喽。”

       说完,旭凤就抱起了润玉往殿内走去。润玉在旭凤的怀里不停的扑腾,很显然,没用。

      关上门,把润玉放下,又强搂着润玉。“这样吧,兄长既然一时半会恢复不了法力,那我也不使用法力。”

     “可是你力气比本座....唔...唔”话还没说完,润玉的嘴巴就被旭凤堵住。

      润玉的手一直再推旭凤,旭凤的手一只搂着润玉,一只揉着润玉的屁股。

      润玉见实在推不动了,就想去拉开旭凤放在自己屁股上的手。旭凤越揉越起劲,亲的力度也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 旭凤放开了润玉,两只手抓着润玉的胳膊,润玉被亲的实在是喘不过气来,现在正在大口呼气。

    突然润玉被旭凤推到墙上,旭凤两只手撑在墙上,把润玉锁在中间。

      “配合吗,不配合的话,不开心的可就只有兄长你一个人了。”

      “那你夺帝位吗?”

     见润玉松了口 “不夺”旭凤笑的很开心,润玉把手搭在旭凤的肩膀上,靠近旭凤说,“口说无凭”

    
       润玉说完,舔了旭凤的脖子一口。旭凤一下子眼睛都亮了,急忙说到,“好好好,我现在就...”

     旭凤还没说完,润玉就知道旭凤还是这么傻,这样一来,那些支持旭凤的上神就会对旭凤失望。如果没有人支持,魔界还是打不过天界的。

    旭凤突然,话锋一转,“要了你,这次你为了引我上钩,才故意中我的招,失去法力。兄长这么聪明,我今天必须要了你,这样以后才乖”

    “旭凤,你!”润玉意识到自己被拆穿,太低估了。

     “唔 ...唔....”这次旭凤打舌头伸了进去,润玉的防线真在被旭凤不断击溃着。

     润玉第一次被亲的这么彻底,不自觉也有了情意。

       身体好像开始不自觉的配合着旭凤。旭凤两只手都在揉着润玉的屁股。

      “啊...”因为旭凤揉的也来越有感觉了,润玉情不自禁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 旭凤停止了舌吻,舌头出来的时候、还舔了一下润玉的嘴角。

      “喜欢被揉吗?”

      “住口”润玉低着头小声的说道

     “口是住不了了”说完继续揉着润玉的屁股,旭凤的身体开始紧贴着润玉。跟着揉的动作,不停的晃动。他顶着他,不停晃动。

     “啊...啊...不行了”润玉说完,旭凤面对着面抱起了旭凤,润玉搂着旭凤的脖子,两只腿夹着旭凤的身体。他开始前后顶动,润玉背靠着墙,没有退路,任旭凤顶。

     “好了,现在来真的了”旭凤微微喘着气,把润玉放在床上。以飞快的速度,脱了自己的衣服,剩一条底裤。润玉看着旭凤脱完,便含情的看着旭凤,咬着嘴唇。

     旭凤根本受不了此时的兄长,一下子扑了上去。

这是我在lofter100粉的点梗,按照评论数,这是第一个梗,一共有九个梗。放在一个合集里了。希望大家点❤️,推荐,阅读。有什么不好的地方,可以在评论,私信告诉我哦

评论(22)

热度(313)